上海公墓嘉定华亭息园欢迎您,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提前一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352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相关文章

《朱子家礼》与《仪礼》的异同之处

来源:未知2021-08-02
      《朱子家礼》的作者是宋代大儒朱熹。宋代是中国封建社会承上启下的转型时期,处于这一时期的宋代礼学家既想以传统礼教维系、加强伦常纲纪,又不能不正视和顺应现实环境的巨大变化,因而大都处在崇古和维新两种情绪的交织之中,朱熹也不例外。他在《朱子家礼序》中指出:“三代之际,礼经备矣,然其存于今者,官庐器服之制,出入起居之节,皆己不宜于世。”既然如此,他主张对古礼“因其大体之不可变者,而少加损益于其间”。因此,《朱子家礼》便是在大体不变的情况下,面对社会现实进行了相应的变通、调整。《仪礼》中除了《士丧礼》之外,《既夕礼》、《士虞礼》和《丧服》内容都与丧葬有关,因此,这四个部分都是丧葬礼的内容。《朱子家礼》将《仪礼》简约、分节、条贯,与《仪礼》相比,适用性较强。《朱子家礼》正文不订“厅寝户墉”、“庭阶升降”的繁文褥礼,仅为主体过程的描述,这为平民百姓的参考使用留有较大余地,可以因人、因地、因时而宜。《朱子家礼》与《仪礼》在丧礼部分的异同有: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华亭息园,
                         《朱子家礼》与《仪礼》的异同之处

      (1)“复”,《朱子家礼》与《仪礼·士丧礼》记载为升屋北面招。
      (2)《朱子家礼》将“易服”列入“复”之后,“沐浴、饭含、袭”之前,又在“易服”之后列入“不食”和“治棺”的条文。《仪礼·士丧礼》在小敛时著艇带,在“君亲临视大硷”之后即《仪礼·士丧礼》中所说的“三日成服杖”。
      (3)《仪礼·士丧礼》有“筑宅卜葬日”之仪。《朱子家礼》仅在“治葬”一节中规定“三月而葬,前期择地之可葬”,并注云:“今人不晓占法,且从俗,择之可也。”
      (4)《仪礼·既夕礼》有“启殡”之仪。《朱子家礼》省略这一部分,在迁枢前一日加行“朝奠”,原注:“盖古有启殡之奠,今既不涂殡,则其礼无所施,然又不可全无节文,故为此礼也。”
      (5)《朱子家礼》在“下棺”后祭祀后土,《仪礼·士丧礼》则无此礼节。
      (6)《朱子家礼》“虞祭”须行“降神”古礼,《仪礼·士丧礼》无。
      (7)《朱子家礼》循《仪礼·既夕礼》定“衬”在“卒哭”次日。
      (8)《朱子家礼》“大祥”有迁桃之礼,因为《朱子家礼》祠堂设四皇。
      (9)《朱子家礼》无“受服”。司马光曾认为:“古者既葬,练、祥、谭都有受服,变而从轻。今世俗无受服,自成服至大祥,其衰无变。故于既葬别为家居之服,是亦受服之意也。”
    除以上九点之外,《朱子家礼》对《仪礼》的规则,还作了许多变通。《仪礼·士丧礼》中,与国君相关的,如士死“乃赴于君”、“君使人甲”,在《朱子家礼》中略而不述。为死者沐浴的汤只说是侍者端来,没有说明煮过与否。《朱子家礼》还敢于对古制作大胆革新,如创设祠堂,对以前庶人祀祖称于寝和士大夫立家庙两种做法进行折衷,于正寝之东祭高、曾、祖、称四世,适合于一般士庶之家。[35]②从以上所列九点来看,《朱子家礼》所写的丧礼内容比《仪礼》简约。
    广府县志中有记载因丧而倾家荡产的情况,尤其是对于下层的民众来说,治丧等于破产,更甚者举债无数。《朱子家礼》文字表达简洁,礼仪安排紧凑、连贯,在现实生活中具有指导作用,从开销方面来说,可以节约一些费用。在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由于官方有意识的尊崇和民间刊布了大量有关《朱子家礼》的注本和传本,《朱子家礼》成为民间通用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