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嘉定华亭息园欢迎您,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提前一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352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相关文章

祖先崇拜集团及其崇拜仪式

来源:未知2021-08-03
    哈尼族父子连名系谱表明,他们所崇拜的祖先神包括了父子连名制形成以来正常死亡的男女祖先亡灵,犹如垂直的台阶往下传递(约有60至70代,距今约1700余年),即从父子连名始祖“母翁”以来已亡故的每一代男女祖先亡灵均为他们崇拜的祖先神。尽管他们的父子连名制是父系制的直接产物,女性被排除,但已有儿孙而正常死亡的女性祖先的亡灵也列入祖先神灵系统中,与其丈夫的亡灵一道成为祖先崇拜的对象,既然父子连名系谱犹如垂直的台阶往下沿递,因此,他们对所有祖先亡灵的感情和态度并非一致,对距现时活人愈远的祖先亡灵,人们的感情愈淡漠,没有具体明显的敬奉、崇拜仪式,只在心中铭记、追念,此系抽象崇拜。而对同一父系血亲家庭分解不久并距离现时活人不远的祖先亡灵的感情和态度则十分虔诚、笃实,举办若干具体的敬奉、崇拜活动,以表达后人对祖先的诚挚孝心。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华亭息园,
                             祖先崇拜集团及其崇拜仪式

    哈尼族的父系血亲家庭集团,或曰父系继嗣共同体,是其古典社会横式不断衍异的结果,它比氏族范围窄而规模小,又比一般家族范围宽而规模大,为介于两者之间的一种小型而坚固的带有胞族色彩的社会结构,同时又是明确的祖先崇拜集团,这种社会结构,一般以10-15代父系继嗣群为限,超过10-15代者便自行解体,然后又由分解出来的若干个体家庭,根据血缘亲疏原则,分别自然结成若干单独的父系血亲家庭集团和祖先崇拜集团,哈尼称为“启波然”,意即“共同祖父的后代”。这就表明,“启波然”实际上是根据父系继嗣原则繁衍而成的父系单系继嗣群体。这种群体严守本民族古老传统文化,具有极强的聚合力和抑制异质文化的特殊功能,是哈尼族社会盘根错节的父权制得以长期延续的坚实基础。但是,一个“启波然”集团并非单纯由血缘接近的男性就能构成,因为除近血缘男性条件之外,内部能否通婚则是确定“启波然”界限最明显最重要的条件。按照哈尼族通婚惯例,一个“启波然”内部男女成员之间严禁婚堆,否则为乱伦。倘若同一个父系血亲共同体中的男女成员之间可以发生婚姻关系,则表明他们已不再属于一个“启波然”之内的兄弟姐妹而分裂为可以通婚的另外家庭集团了。换言之,“启波然”的形成是以近血缘男性为基础并与别的“启波然”女性婚堆再衍化出来的。没有男性近血缘纽带为基础,“启波然”无从萌生;同样,如果没有别的“启波然”女性与之相婚配,也不可能使“启波然”生存和延续。这就是说,“启波然”的出现是父系家庭内婚被父系家族外婚完全取代的一个重要标志;一个“启波然”可以派生出若干个“启波然”并禁止内部通婚,则是父系制取代母系制的具体表现。按照人类早期氏族社会成员的血缘成分及其通婚原则,由氏族制分解而成的哈尼族每一个“启波然”集团中,都应当包含着两个或多个氏族“启波然”的血缘成分。因为一个“启波然”的丈夫们的所有妻子都来自另外的“启波然”,所以,每一个“启波然”理应为多血缘结合体,但在哈尼族神圣的父权制下,一切财产继承权和子女继嗣权、宗教祭祀权,统统被男子所独揽,而从其他“启波然”娶来的尚未去逝的妻子们均被排除在外,只剩下生儿育女的义务,要等到她们生育了儿孙并正常死亡后,其亡灵才被列为祖先神而受到后代人的供奉、崇拜。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讲,“启波然”实际成了残存于当今哈尼族社会的父系单系继嗣集团和祖先崇拜集团。各个“启波然”由于所处自然环境和生产力水平不同而形成发展盛衰不一的极大反差,盛者可达上千户,分数村居住,而衰弱者仅百十户或数户,多数独居一村,以便共同生产生活和敬奉本“启波然”共同祖先神,以求取慰藉感和心理上的某种平衡。
    作为父系血亲继嗣集团和祖先崇拜集团的各个“启波然”,分别拥有自己的如下标志物:祭献护寨神丛林“昂玛俄波”、磨秋桩、镇慑野兽神丛林“朗主主波”、划分野鬼和族人界限的丛林“咪刹刹波”、“-i}L,泉水井和一对砧鼓”。凡构成一个“启波然”集团,均需齐备以上六种标志物,否则不能构成。此外,在社会组织、宗教祭祀和礼俗活动等方面,“启波然”还有如下特征和规约:拥有一个明确而具体的“启波然”男性始祖;以占卜形式推举出两名“启波然”之长,一曰“咪谷”,主持宗教祭礼活动,一曰“俄麻然谋”,管理行政事务;“启波然”成员之间有互相保护、援助的义务。
    在哈尼族祖先崇拜对象层次系列中,“启波然”共祖由于距现时已达十余年之久,后人未曾亲享其恩惠,而且繁衍出来的个体家庭、人口极为庞杂,一般不再履行行为上的具体敬奉、崇拜,只怀着深厚的敬仰之情。但在同一“启波然”分衍出来的个体家庭及其成员之间其特殊的血亲认同感和行为上的亲密、互助却始终如一,而对距现时活人仅一两代、可以直接感知并深得其恩惠的祖先亡灵,崇拜极为虔诚、勤恳而具体、细致,唯恐敬奉不周。他们一旦成家立业,建盖标志家庭核心的“扭玛’,(母房)时,便在后山墙上部平插三片(一市尺见方)间隔相等的蔑笆或木板,哈尼语称作:“候勾”,类似汉家堂屋的神完,为自家祖先亡灵回家歇脚之地。每逢“扎勒特’,(十月年)、黄饭节、“苦扎扎”、尝新节等节日庆典活动期间烹制美味食物和家人招魂杀牲以及村寨公祭活动分配回来的肉食,在家人尚未进餐之前,于“扭玛”(母房)堂屋特设一张蔑桌,桌面上横向放着六个(排成两行)各盛一撮米饭和一两片肉食的饭碗、一杯酒和一双竹筷,然后分别移到一把小簸箕中,按从右至左程序,向祖先及其他有关神灵敬献,即里面三碗分别敬献标志祖先歇脚处的三片“候勾”,外三碗右方第一碗敬献仓库谷神,第二碗敬献火塘和炊具神,第三碗敬献耕畜和农具神。在哈尼族观念中,人、五谷、禽畜为构建、维系园满理想社会之三要素。他们称人种为“纠”,五谷为“卡”、禽畜为“遮”,对此,民间尚有其他若干带有原始宗教色彩的占卜、祭献仪式,反映了农耕民族对农耕社会生活的深切厚望。敬献祖先神务必缄口不言,簸箕平举过头顶约一二分钟方可移回原桌,表示对家神的虔诚。献毕,将里面右方第一碗盛满米饭并增添若干片肉,奉送给居于本村的本“启波然”最高辈人先享用,称“扎欧头”,意即先尝祭品,然后合家男女成员按长幼辈份顺序围桌共食祭品,寓意祖先神的祝福、护佑之气吸入腹中,得以安福康泰。
    在哈尼族祖先崇拜对象系列中,除了敬奉酷似垂直而下的台阶的历代祖先神之外,还将村“启波然”现时已有儿孙的男女长者视为祖先神的“后备队伍”,按其高低长幼辈份,又排列成垂直而下的台阶似的敬献对象层序,形成一套完整的敬献网络。即便是分居到外村的“启波然”成员户,不论路途远近,需将年节期间的主要祭品奉送回本“启波然”最高辈人家,让最高长者“欧头”。最高辈人一旦辞世,则按血缘亲疏和长幼辈份层序,层层往下分解沿递,结成另外较小范围的敬献体系。总之,哈尼族庞杂的祖先崇拜对象层序以及崇拜群体,对“启波然”最高辈者的频繁敬献活动,显然与其强烈的血亲家族观念紧密相联。